北河二和北河三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再见,队长。

汤姆叔叔的大锤:

看完天下足球想写点什么。标题就用它给出的这个吧,简单明了却让我看着就红了眼眶。




十年这个词总被人赋予很多意义,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十年。于我来说,那便是拉姆2004-2014在国家队的十年。


总要讲讲2006年。


那时的他们有一整个夏天的童话。这个童话有着完美的开端:Long long ago, 小将菲利普拉姆在世界杯对阵哥斯达黎加的揭幕战中踢出世界波,是06年德国本土世界杯进球第一人,并且当时他的胳膊上还支着夹板。
我的记忆里满是他年轻而兴奋的脸,脑海中的画面暂停在此,想努力看的仔细。因为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越走越远,这样的笑容也越来越少。
而所谓的“拉姆区域”,对我来说就是:当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整颗心都是拉姆区域。


这个童话的结局并不完美,他们在半决赛中输给了意大利。四星的梦想破灭了,之前的努力也似乎都失去了意义。那时的他颓然,沮丧,呆呆地坐在更衣室的长椅上。低头长久的沉默,这份难过与不甘也穿过屏幕真真切切地传达到了我的心里。


2008年欧洲杯,德国队决赛一比零负于西班牙。托雷斯的进球击碎了德国的夺冠梦想。


2010年南非世界杯,他顶替了巴拉克的位置,戴上了队长袖标。沉重的使命和巨大的责任压在他的肩头,他亦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半决赛时,德国队再次负于西班牙。在西班牙热烈地庆祝气氛中,黑白色球衣显得格格不入。他沉默地转身,那年的夺冠之旅也匆匆画下了残缺的句号。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2014年巴西世界杯就是德国队爆发的一年。


当决赛终场的哨声响起时,我们的队长半跪在马拉卡纳球场上,对着天空呐喊,为这个姗姗来迟的世界杯冠军落泪。
当他捧起大力神杯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久违的笑容,与06年时如出一辙。八年的隐忍与坚强,八年的等待与渴望。他终于带领着德国的又一个黄金一代,凯旋而归。


可是时间都去哪儿了?那年的小将菲利普,在我们的晃神间,就变成了老将,队长,前辈。
21岁那年,他怯怯地走进国家队里,跟卡恩说话都会紧张兮兮。
31岁这年,他满载荣誉,止于辉煌,留下了一代队长的传奇。



平时戏称他为队短,今天要认认真真的喊一声队长,说一句谢谢。
谢谢你,给了我这个夏天最美的童话,最好的结局。
Happy Ending. Danke, Philipp Lahm, my Captain.


再见,可惜我终究是要送走你。再见,庆幸我曾经能够遇到你。
再见啦。 我不会说别哭,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眼泪都是不好的东西。❤



Hey brother
嘿 兄弟
There's an endless road to rediscover
重新探索之路何其漫长
Hey sister
嘿 姐妹
No the water's sweet but blood is thicker
即便清泉万般甘冽 血毕竟浓于水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Hey brother
嘿 兄弟
Do you still belive in one another?
是否依旧相信彼此?
Hey sister
嘿 姐妹
Do you still belive in love I wonder?
是否依旧相信真爱的存在?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What if I'm far from home?
即使我背井离乡
Oh brother I would hear your calls
噢 兄弟我会听到你的呼唤
What if I'd lose it all?
即使我倾尽所有
Oh sister I'd help you out
噢 姐妹我会帮你摆脱困境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Hey brother
嘿 兄弟
There's an endless road to rediscover
重新探索之路何其漫长
Hey sister
嘿 姐妹
Do you still belive in love I wonder?
是否依旧相信真爱的存在?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What if I'm far from home?
即使我背井离乡
Oh brother I would hear your calls
噢 兄弟我会听到你的呼唤
What if I'd lose it all?
即使我倾尽所有
Oh sister I'd help you out
噢 姐妹我会帮你摆脱困境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ALL REUS】圣诞结<又名:那些男孩们的故事>(三)【全文完】

FIFTEEN:

<三> 


   他们站在街道中间,格策安慰似的拍着罗伊斯的后背,而漫天的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

    格策想,罗伊斯拥抱别人的时候总是全身心投入,他抱得那么紧,仿佛被他拥抱的这个人,是什么世界上了不起的珍宝。

    罗伊斯的这个习惯在他的高中时代就已经存在了。格策记得以前每年开学表彰会后,他捧着一叠奖状走下主席台,在全场的掌声中,他还没站回自己班级的队伍,就被罗伊斯一把搂进了怀里。

    “你怎么混进来了?”格策惊愕地看着和他穿着同样校服的罗伊斯。而罗伊斯揉着他的脑袋笑得一脸得意,“我和埃里克换校服啦,他现在在我班里呢。”

    真是乱来。格策在心里说。他皱了皱鼻子,看着罗伊斯笑得弯起来的眉和眼,他张了张嘴,那些预备好的想用来训导的话都被吞了下去。

    你想什么呢?罗伊斯用手肘撞了撞沉默的格策,低下头来和他咬耳朵。

    我想你行不行啊,你怎么老欺负埃里克呢。

    我哪里欺负他了,埃里克可是看在他和我深厚的友谊的份上自愿帮我的。

    格策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他根本不相信罗伊斯那些骗鬼的漂亮话。埃里克是个多老实的小伙子啊,被罗伊斯噼里啪啦地忽悠一通,一定就乖乖把校服交给他了。

    sunny,sunny...罗伊斯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不停响着。你说句话啊,他念叨着有点赌气地说:我可是特意特意过来看你的,你连话都不和我说一句。

    罗伊斯是个演技派,当他想让你明白他很委屈时,你会觉得他是真的很委屈,而这一点的效果在格策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所以当罗伊斯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第五次眼巴巴地望向格策时,格策终于举手投降了。他扯了扯罗伊斯的衣角,轻声对他说:别再动来动去啦,站好一点...霍格先生正往这边看呢。

    “sunny...”依然是又轻又软的音调。

    “好啦好啦,中午我过来找你,有什么到时再说啊。”

    “你说的中午,可不许放我鸽子。”

    罗伊斯嘴唇中吐出的热气萦绕着格策的耳畔,格策露出一个笑,他点点头。罗伊斯在一旁轻声哼着什么歌曲,那歌声轻轻的,又低沉又温柔。格策恍惚了,回忆起很久以前某个周四的下午,他和罗伊斯相约去书店看书,路过音像店时,店内传出一个略略沙哑的女声:

    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 , every time you walk by

    just like me , they long to be , close to you ...

    他们站着听了一阵,罗伊斯对格策说:真好听。

    格策点了点头。

    罗伊斯又对问他:想不想一起去吃冰淇淋?

    格策笑了,他依旧点点头。

    于是罗伊斯拉起格策的手开始飞跑,他们穿过迅疾的人流和车流,从某条不知名的街道一直跑到火车站。格策问罗伊斯:我们来火车站干什么啊?罗伊斯说:笨!来车站当然是坐车啦。格策不服气,他说:我当然知道啊,不过我怎么知道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他打量了罗伊斯几眼说:你该不会是打算把我拐到别的地方卖了吧。罗伊斯哈哈大笑:是呀,你今天才发现我是人贩子吧。格策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罗伊斯一把拉住了他。

    “我哪能把你卖了,我舍不得啊。”

    格策听了终于笑了,他转过身露出一个这还差不多的表情,罗伊斯拉着他的手说:走啦,上车吧。格策笑着打了他一下说:别闹了马尔科,我下午还有课呢。

    “谁和你闹了,票都买好啦。”罗伊斯看着格策,目光盈盈的。“走啦,sunny...”格策看着罗伊斯的眼睛,他没法子说不。他终于被他拉上了火车。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飞速掠过蔚蓝的天幕和翠绿的草木。罗伊斯玩着格策的手指,目光纯粹并且专注。格策看着他,心里涌动着一种奇异的感觉。

    “要是我能早几年认识你就好了。”罗伊斯忽然抬头,他非常认真地对格策说。

    “现在也不晚啊。”

    “晚啦晚啦.,.”罗伊斯摇摇头,颊旁深深陷下去一对酒窝,“如果我能再早点认识你——一年两年三年...sunny,如果从一开始我们就认识多好。”

    一点也不好。格策在心里说。他看着这个比他大两岁的男孩,觉得在很多时候,他似乎比自己还像个小孩。格策想,他才认识罗伊斯两年,就已经不能拒绝他的那些要求。如果他再认识他久一点,那他这辈子就真的全交代在这个人身上了。他一边想着一边觉得有点悲哀,他想他不能在那么纵容罗伊斯了,他不能...万一有一天他们要分开,那时候罗伊斯该怎么办呢?

    而罗伊斯从不像格策这样会想这么多以后的事,他只是充满幸福地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男孩,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起身子偷了一个吻。他的嘴唇轻轻地贴上格策的,带着让人心焦的温热和湿润,他轻轻地捏着格策的耳朵。

    “我真的喜欢你啊。”他说,声音清澈又明晰,“sunny,我真的好喜欢你。”


    格策高二的那个寒假是罗伊斯最繁忙的一个寒假。他准备着即将到来的大学面试,终日窝在家里补近几年的财经要闻。格策偶尔去罗伊斯家陪他,给他带贾斯汀·比伯新出的专辑或者《bad breaking》的碟片。罗伊斯比起在学校的时候瘦了一些,格策有点心疼劝他说别那么拼命,而罗伊斯笑笑说不拼命一点怎么能和你读到同一个大学呢。格策再没话说了,他知道罗伊斯从来都是这样,总习惯把一个人的梦想扩张成两个人的梦想。

    接到录取书的那天罗伊斯像发了疯一样在家里瞎叫,格策放了学就急急忙忙往罗伊斯家里赶。他敲开门还没喘过一口气,就被罗伊斯抱在怀里又揉又亲。他受不了了,使劲逃脱了罗伊斯的魔爪,扯了两张纸很嫌弃地擦自己脸上的口水。罗伊斯的眼睛亮晶晶的,他对格策说:sunny,我考上了!格策一边擦脸一边点头,他说我知道我知道,你这么叫下去,连隔壁的狗都知道了。“可我真的很开心,”罗伊斯笑着,那笑容甚至有点傻了,“我考上你最喜欢的大学了...”他说,“等到明年,我们又能够在一块了。”

    又能够在一块了。格策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抬头对上罗伊斯认真的眼神。  

    “sunny,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一年,你可不要喜欢上别人哦。”罗伊斯笑得那么好看,他说着半似玩笑的话,眼睛里面是满天的星光。


    当一年后格策坐在冰淇淋店里等罗伊斯的时候,他的无名指忽然痛了一下。他没有在意,继续看着自己的足球杂志。而5分钟以后,罗伊斯带着胡梅尔斯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场景太奇怪了,之后无数次,格策在心里回想他们三人见面的这一幕,他只能得到这一个结论。当他和罗伊斯拥抱着彼此,胡梅尔斯就站在一边用热烈的目光注视着罗伊斯。那种目光太过熟悉了,它们曾无数次地出现在格策的梦中,还有罗伊斯的注视格策的眼睛里。

    格策不动声色,他和罗伊斯愉快地聊着天,一边在心里描画着胡梅尔斯这个人。他知道胡梅尔斯不愿意让他搬进公寓,而如他所愿的,格策拒绝了罗伊斯的提议。

    后来格策回想起他和罗伊斯的这场争论,这大概是他们第一次出现分歧。当格策拒绝罗伊斯时,他看见他的眼睛里有明确的困惑和不解,不知为什么格策那时忽然感觉松了一口气,仿佛什么过去一直存在着的东西终于到头了,而以后那些东西也不会再有。

    一个月后,罗伊斯认识了莱万。

    格策去找罗伊斯吃午饭的时候看见罗伊斯和莱万肩并肩地从大厅里走出来。莱万抱着罗伊斯的财经资料,他们两人挨得很近,一边笑着一边讨论着什么。格策远远地看着他们,忽然觉得有的难过。他终于开始认真地思考他和罗伊斯的事,他们认识了那么长的时间,一起走了那么远的路,他们曾经把共同的梦想刻成生命的纹路,他们曾经热烈地爱着彼此。格策想,是不是他们需要放开彼此各自去旅行的那天,终于要来临了呢?

    而这时罗伊斯却丝毫不知道格策的想法,他以为他和格策两个人只要一直在一起,那么幸福就会一直在。他会乐此不疲地和格策一起捉弄莱万,会突发奇想地拉着格策旷课去坐火车。晚上他们躺在一张窄小的床上,他搂着格策的腰在他耳边含混不清地说:sunny你又长胖啦,我都快抱不住你了。格策背对着他没有回答,过了很久他转过去的时候罗伊斯已经睡着了。他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

    他们之间也许就是这样,一个从来不知道,一个从来不说。而到了真的需要谈一谈的时候,很多事情已经来不及了。

    格策在家里收拾行李的时候罗伊斯来了。这是在格策宣布要走之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格策想罗伊斯是会冲上来耍赖不让自己走,还是会坏脾气地威胁自己如果离开就绝交呢?可惜的是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出现在罗伊斯身上。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格策看他这样很难受,他说马尔科你别这样,你知道我受不了这个。

    罗伊斯摇摇头,他抬起头来眼眶有点红说:你受不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格策语塞,罗伊斯接着说:马里奥,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罗伊斯说完这句话以后屋子变得静悄悄的,格策静静在那里站了一会,他忽然开口说:马尔科我们认识有五年了吧。

    罗伊斯摇摇头说:没呢,还差两个月。

    格策说: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不可能总在一起啊。

    罗伊斯一下抬起头,他的眼睛带着光:只要你不走我们就可以啊。

    格策有点心酸,他想他的罗伊斯怎么好像老长不大啊,他一边喃喃着一边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发,“马尔科,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这句话大概太具攻击力了。罗伊斯很久都没有再说话。窗外哗哗啦啦地有雨声响起来。罗伊斯站起来说他要走了,格策想说你留下吧,我想再看看你啊,但他怕他再多看罗伊斯一秒,他就会改变主意,于是他对罗伊斯说:下雨了,我送你吧。罗伊斯摆摆手说不用,他戴上他的帽子很快跑下了楼梯。格策站在窗户旁,额头贴着带水气的玻璃,他看到路边停下了一辆出租车,莱万从车里下来。他撑开一把伞,急匆匆地追上罗伊斯的脚步。格策看着他们,一直到他们消失在雨幕里,他呼出的热气在玻璃上凝成一团白色的雾。格策觉得自己的眼睛生疼,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干的。过了一会,他伸手在那团白雾上写了两个M,他盯着它们发呆,最后又把它们都擦掉了。

    八月份的时候去美国,等到了十二月,格策几乎已经和身边的人混得很熟了。圣诞节临近,朋友们邀请他一起Party,而他礼貌地拒绝了。他了机票,回到德国。下飞机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打开网页连入学校的论坛,他看到了首页上那个被置顶的帖子。

    你不知道的事。

    每个人都有一件未曾告诉别人,别人从不知道的事。格策从机场出来以后直接去了罗伊斯的公寓楼下。他想这一次,如果还需要,他会告诉罗伊斯他所有的事。

 
    罗伊斯揽着格策的肩在一边小声地嘀嘀咕咕,胡梅尔斯打了电话让助理定一家餐厅,而格策则是在罗伊斯旁边一直倾听着,最安静的那个人。

    也许他真是太久没有见过罗伊斯了,他发现他已经和四个月前不一样了。他贪婪地看着那张近乎生疏的脸,伸出手去触碰他脸上那些新生出来的胡渣。

    “今晚要一起去看球么?”

    “要...当然要...”格策喃喃着,“你和马茨会上场么?”他问罗伊斯。

    “不,我和马茨都是观众。今晚是去给罗伯特加油的。”

    “哦...罗伯特他还好么?”

    “挺好的啊,大概今晚又会把对面踢崩溃吧。”罗伊斯微笑着,笑容渐渐隐在了眼睛里,“这是罗伯特在学校的最后一场比赛了,过了圣诞,他大概也要去美国了。”

    格策点点头,没有接口。他们都沉默了,只是一起走着,去了胡梅尔斯订的那家餐厅。

    “马尔科,我今晚有点事,大概不能陪你们看比赛了。”

    吃饭的时候胡梅尔斯忽然对罗伊斯说,罗伊斯“哦”了一声,看起来很失望。胡梅尔斯摸了摸他的头说,下次吧,下次还有机会,一定和你一起。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招招手让一旁的侍应拿来他的外套。

    “我先走啦。”

    胡梅尔斯站起身来跟罗伊斯和格策说了再见。他穿好外套,慢慢走出了餐厅。

    格策盯着胡梅尔斯的背影看了好一会,罗伊斯打了他一下说,看什么呢,快吃东西吧。格策摇摇头说,我不饿啊。罗伊斯说:那好吧,不如我们早点去球场,说不定还能和罗伯特说几句话呢。他们一起走出餐厅,发现天竟有点黑了。格策觉得自己好久没有看过德国的夜景了:街道两旁亮着五彩缤纷的彩灯,高矮林立的建筑被霓虹灯装点得闪闪发亮。人们脸上都挂着为迎接圣诞特有的那种幸福的笑。罗伊斯拉着他的手走在前面,他们穿过繁密的人群,步调出奇一致。

    他们搭公车去学校。临近傍晚,街上到处都是急匆匆赶着回家过节的人 ,车上也很拥挤。罗伊斯趴在窗户边看了好一会有点发愁地问格策:我们能不能准时到场啊。格策说:不知道,不过就算迟到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罗伊斯摇摇头说:这可不行,我可是答应了罗伯特的。

    过了一会,车终于行驶得快了一点,到站的时候,罗伊斯拉着格策“噔噔噔”地冲下车。他们快速的跑向足球场,在许多穿着不同球衣的学生之间穿来穿去。他们到的时候两方队员正好进场,罗伊斯冲着球场大喊了一声,惹得一旁的女孩奇怪地瞥了他一眼。

    比赛开始了,场上的嘈杂声渐渐小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学生们整齐洪亮的歌声。两种颜色的战旗在干冷的风中伴着歌声摇曳着,不同的围巾把这块球场分割成了两个不同的天地。

    整场比赛精彩无比,在第八十九分钟,远处的LED屏幕上显示出大大的红色的3:3标识,双方的球迷都捏着拳头更加卖力地为自己的主队呐喊。而这时,莱万接到了队友的传球,他用漂亮的假动作晃过了对方的后卫,只身带球冲入禁区。下一秒,那个大大的Tor出现在屏幕上,全场都沸腾了。掌声欢叫声歌声伴随着裁判的终场哨声一起回荡在赛场上空,罗伊斯一下子从位置上跳起来,他猛地翻过栅栏,径直向着莱万冲过去。他扯下领子上黄黑色的围巾,罩住了他和莱万的头。

    “罗伯特,你真他妈的棒!”

    他在他的耳边大声吼着,那句话反反复复说了好多次。他们紧贴着彼此,那吼声和激扬的眼泪就在那条围巾围成的狭小空间里回荡着。莱万搂着罗伊斯的腰,他想这是他最后一次这么抱他了。

    而此时,在家里观看校内网直播的胡梅尔斯在看到场中拥抱的两个人后他关上了视频的界面;观众席上,还呆在原处的格策默默将手探进了放着机票的外套口袋。四周的人群依旧喧闹欢腾,在这一场万人的盛会上,谁也说不清,未来这关于那些男孩们的故事会如何发展。

 
    格策一个人慢慢走出了足球场,天空又开始飘起细小的雪花。他搓搓有点僵冷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他打开那个帖子慢慢打下一排字:

    “这次我回来的时候买了两张机票,我想如果你现在还需要我,那我就撕掉返程的那张机票,永远留在你身边。但现在,大概已经用不着了吧 。”

    “谁说用不着啦。如果你不留下来,我就只好去美国找你了...你知道我英文有多烂的。”

    几乎就是在格策发布帖子的下一秒,一条新回复出现了。格策抿着嘴无声地笑了,那些落在他眉毛和眼睫上的雪花簌簌地落下来,他回过头去,看见顶着一头白雪的金发男孩正站在他身后。

    “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啦,我找你好久。”

    他对他说,带着一个灿烂又耀眼的笑。

    格策没有回答,他小跑着过去抱住罗伊斯,他的头深深地埋在罗伊斯的胸口,而罗伊斯伸出手像过去一样揉了揉他的头发。在漫天的星星和飞扬的雪花中,格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他们亲吻着彼此,在一棵巨大的圣诞树下。罗伊斯的手探进了格策的口袋,他摸出那张返航的机票并将它撕得粉碎。

    “sunny,留下来。”

    “好。”

    “铛铛铛...”远方传来教堂的钟响,悠远又绵长的撞击声响过了十二下。黑色的天幕在一瞬间被照亮了,五彩缤纷的烟火升上天空,点燃了这个城市在新的一年中全部的热情和生机。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他们额头抵着额头,笑声轻轻的,却传得很远。

    圣诞节已经到了。

    新的生活开始了。
                                                                                    <Fin>
                                                                                      

十八岁吧,想独自背上行囊去西安,走在那滴雨的小巷,就够了

梁馨心 . 音乐贯穿生命:

这首歌是在戏剧课上看《死亡幻觉》时听到的。

当时就不行了,这旋律真是哀伤到泪点……

回家一百度,竟然是一首1982年的老歌,20年后,因为电影《死亡幻觉》(Donnie Darko)在片尾使用了 Michael Andrews 和 Gary Jules创作的叙事版本Mad World, 使得此曲再度走红。曾应用到很多部美剧中,如越狱犯罪现场调查(LV S6E02),豪斯医生吸血鬼日记等等。

而且阿桑竟然也中文翻唱过这首歌!

背景如此雄厚,快快听过之后告诉我,你觉得它究竟有什么魔力~

A-水塔先生 、:

关键词: 迷幻摇滚  蛊惑声线  氛围音乐

不同于porcupine tree一贯的摇滚风格,这首Lazarus (Radio Edit)听起来格外温暖,主唱轻柔的唱着,伴奏还是带有这支乐队擅长的电子和摇滚风格。  钢琴的伴奏很加分,降低了摇滚的嘈杂,“音乐是我的忧郁灰暗的那一面”Wilson这样说,所以他们大多数作品听起来都带着些忧郁和低沉的情绪。

今日推荐的歌来自porcupine tree(刺猬上树乐队),是一支由 Steven Wilson 成立,来自英国赫特福德郡赫默尔亨普斯特德,曾获葛莱美奖提名的前卫摇滚乐团。他们的音乐结合了摇滚、迷幻以及重金属。刺猬上树乐团的音乐可分为三个阶段,那就是早期的迷幻摇滚和空间摇滚 ,到90年代末期的流行摇滚歌曲,以及在21世纪初更加金属导向的歌曲。

As the cheerless towns pass my window

I can see a washed out moon through the fog

And then a voice inside my head breaks the analogue

And says:

"Follow me down to the valley below!

You know

Moonlight is bleeding from out of your soul"

I survived against the will of my twisted folk

But in the deafness of my world the silence broke

And said:

"Follow me down to the valley below!

You know

Moonlight is bleeding from out of your soul

Follow me down to the valley below!

You know

Moonlight is bleeding from out of your soul

My David don't you worry

This cold world is not for you!

So rest your head upon me

I have strength to carry you"

(Ghosts of the twenties rising Golden summers just holding you)

"Follow me down to the valley below!

You know

Moonlight is bleeding from out of your soul

Follow me down to the valley below!

You know

Moonlight is bleeding from out of your soul

Come to us, Lazarus!

It's time for you to go"




甜点铺子:

QAQ

不良风:

9月8日《天下足球》给K神和队短那期专题配的背景音乐。太好听,画面配上音乐瞬间泪奔。

 

瑞典王牌DJ Avicii联手美国蓝草音乐Dan Tyminski新单《Hey Brother》

 

Hey brother

嘿 兄弟

There's an endless road to rediscover

重新探索之路何其漫长

Hey sister

嘿 姐妹

No the water's sweet but blood is thicker

即便清泉万般甘冽 血毕竟浓于水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Hey brother

嘿 兄弟

Do you still belive in one another?

是否依旧相信彼此?

Hey sister

嘿 姐妹

Do you still belive in love I wonder?

是否依旧相信真爱的存在?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What if I'm far from home?

即使我背井离乡

Oh brother I would hear your calls

噢 兄弟我会听到你的呼唤

What if I'd lose it all?

即使我倾尽所有

Oh sister I'd help you out

噢 姐妹我会帮你摆脱困境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Hey brother

嘿 兄弟

There's an endless road to rediscover

重新探索之路何其漫长

Hey sister

嘿 姐妹

Do you still belive in love I wonder?

是否依旧相信真爱的存在?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What if I'm far from home?

即使我背井离乡

Oh brother I would hear your calls

噢 兄弟我会听到你的呼唤

What if I'd lose it all?

即使我倾尽所有

Oh sister I'd help you out

噢 姐妹我会帮你摆脱困境

Oh if the sky comes falling down

噢 如果天空塌落

For you there's nothing in this world I wouldn't do

为了你 我愿意赴汤蹈火

博弈论:

嗯这个就是这个地儿的主题歌啦,生活点点滴滴,无论什么都是在一念之间,就如这首歌的感觉啦,人生瞬息万变,能在最好的时刻和你相遇,相知,相识或者错过,懊悔,惋惜,都是我一生中的荣幸。

at:

怎么又开始下雨

阴沉沉的下午,打开灯,洗一只碗

循环这支歌,已经循环了整个夏天

陋室铭:

还是决赛前收的图了。

觉得配上歌词格外美呢=3=


Cause it's us against the world
那是我们,携手与世界抗争 
You and me against them all
你和我一起,对抗全世界 
If you listen to these words
如果你听到我的诉说 
Know that we are standing tall
你会知道我们虽然站在高处不胜寒

I don't ever see the day that
但我从没担心过我会有一天 
I won't catch you when you fall
无法在你失足坠落时紧攥住你 
Cause it's us against the world
因为那是我们 携手与世界抗争 
tonight
就是在今夜